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歹徒逼我上妈妈

时间:2018-06-13
一个夏日的午后,我正在房里睡午觉,突然间,从母亲房中传出了一阵叫喊声,我火速的冲到母亲的房里,才一进门,脑袋后面就被不知名的物体重重的敲了一下,当我意识到原来门后还躲着有另一个人的时候,我已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昏迷了有多久,当我悠悠醒来,只觉得后脑痛得令人难受,正想伸手去去摸,才发现双手双脚已被人用麻绳紧紧绑住,根本动弹不得,抬头一看,母亲也像我一般手脚无法动弹,而母亲身边站着一个头上着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男人,正虎视眈眈的环顾着屋子四周。
  母亲见我醒来,语气激动的谢天谢地,而那名男子却若无其事的舞动着手上的刀子。
  「你到底想干什么?要钱的话,家中也的东西你儘管拿,但千万别伤害我母亲。」
  「哈哈,真可笑,我刚才前前后后搜了一遍,你家连个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本来嘛,干我们这行的拿人钱财也就算了,但你家什么都没有,叫我怎能就此罢手?」
  那歹徒转看着躺在地上的母亲,发出了「呵呵」的诡异笑声,我心中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他敦了下去,伸手去抚摸母亲的脸颊,吓得母亲直髮冷颤。
  「住手!别动我母亲……」
  「我偏要动你又怎样?来打我呀。」
  母亲恐惧到了极点,她想逃,但又能逃到哪去呢?母亲所躺卧的地板上一滩黄水渐渐地扩散开来,才发现母亲已经吓得连小便都失禁了。
  「别……别伤害我……我求求你……」
  「好说好说,既然你求我,我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这么吧,就让你的儿子来带你受罪吧。」话说完,他转身走向我,手中还不断地甩弄着他那打蝴蝶刀。
  「不要!求你别伤害我儿子!」
  「这可让我为难了,今天老子心情十分恶劣,非得找个人来洩愤不可,你却说不要伤你,又不能伤你儿子,那我总不能自残吧?」
  母亲心急如焚,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见歹徒不能因此罢休,拿着刀子想要伤害我,情急之下,也只能答应歹徒的任何要求了︰「别……别伤我儿子……要伤就伤我好了……」
  「不要……」
  突然间,我的腰际被狠狠的踢了一下,痛得差点没晕过去,这时,就算我想叫也叫不出声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歹徒一步步的逼近母亲,母亲眼中流露出恐慌,全身不同的颤慄着。歹徒毫不留情的将母亲面朝下的压倒在床上,强行脱掉她的裙子与内裤,并且伸手进母亲的胯下猥亵着母亲的阴部……
  「哇!好嫩好肥的美穴……根本感觉不出来这已经是生过小孩的穴穴……」
  歹徒撑开母亲的双腿,从我的角度望去,可以清楚的见到母亲母亲阴部长满了浓密捲曲的阴毛,阴毛上沾满了尿液。歹徒越看越是兴奋,左手撑开了母亲的阴唇,右手则伸出中指缓缓的送进母亲的阴道中,一抽一送……一送一抽……
  「哈哈……还说你不要,你看,淫水都流到床上了。」
  一边抽送着手指,歹徒一面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刻,歹徒突然狂叫了起来︰「不……不会吧!偏偏在这个时候……竟然……硬不起来。」
  他眼中露出凶光,正想侵犯母亲的歹徒却在此刻无法勃起,他气得将母亲踢了下床,母亲顺势滚到了我身边,母亲向我点点头表示幸好没遭进一步的侵犯。
  「不行,今天非得要让你这个臭娘们失身不可,否则难消我心头的怨气……你!你来代替我!我要看你们母子俩表演。」
  歹徒拿刀指着我的鼻子,异想天开的要我来替代他,说什么也要让我们母子俩乱伦,我又怎么能够答应他荒谬的要求。
  「你不怕我杀了你?」
「要杀就杀,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歹徒见我如此坚定,转想母亲威胁说︰「你有种,但你老娘可不一定答应让你死。」
  「你!如果不和你儿子来段颠鸾倒凤、翻云覆雨一番,让老子看得开心,休怪我在你儿子身上戳几个洞!」
  母亲为难之极,她从来没想过要和儿子发生关係,但一把精亮的刀子就顶子我脖子上,只要他稍一用力,我这条小命就将难保,母亲探了口气,遥遥头说︰「把刀子放下吧!你要我怎么做我都答应。」
  歹徒鬆开了母亲手脚的绳子,独自坐在一旁準备欣赏着一场即将上演的母子乱伦秀。
  「先脱了衣服,我不想看见你们身上还有任何衣物。」
  母亲的下身早已空无一物,在歹徒的要求下,她先脱光了自己的上衣,再替我除去全身的衣物。
  「妈……千万不要,我宁可死也不能让你……」
  「别再说了儿子……这一切都是命,这次你就依我吧!妈不能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瞧,真是感人,好伟大的母爱。那么,你就先帮他吹吹喇叭吧!」
  母亲一手捧着我的阴囊,一手操起了我的阳具就往自己嘴里送,一时间,我只觉得我的阳具正被母亲温润滑腻的唇舌所包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我的阳具吸了进去,我不由自主的将身子往前一挺,顿时间母亲整张脸紧贴在我的胯下,我甚至清楚的感觉到母亲鼻尖呼出的阵阵气息正吹拂在我的阴毛上……那感觉……真是……舒畅。
  在母亲规律的吸吮之下,我的阳具竟然急速的勃起,这真让我感到羞耻,面对在遭受胁迫下替我进行口交的母亲,我怎么能够产生如此淫邪的念头?但母亲的小嘴实在让人消魂,每吸吮一下,我的阳具就胀大几分,最后甚至快顶到了母亲的喉咙。
  在歹徒的催促下,母亲加快了吸吮的速度,我只见到我那根充满了慾望的肉棒不断地进出在母亲的口中,一阵趐麻的感觉从龟头往上传到了脑门,我知道我就快射精了。
  「妈……你快停……我……我不行……要洩了……」
  「不能停,让它射在你嘴里,还要一滴不剩的吞进肚子去。」
  一股浓稠的液体从我体内射出,在此同时,母亲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只听见「咕噜咕噜」的声响从母亲的喉间发出,她真的一滴不剩的将我的精液吞了进去后,才缓缓的将我颓圪的阳具从嘴里吐了出来。
  「很好,你真是个听话的好妈妈。」
  「你要我作的我都做了,该放了我们了吧?」
  「开什么玩笑,游戏才刚开始。你瞧,你儿子的那话儿又软了,我要你在他面前自慰,直到它又重新硬起来为止。」
「你……是恶魔……」
  「我本来就不是好人,总之,如果你做得让我稍有不满意,我就先去了你儿子一根手指,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只手指可以用。」
  母亲无奈的看着我,脸上又是一阵青、一阵红,我则害羞的低下了头,连正眼也不敢看母亲一眼。
  「孩子,抬头看着妈,事到如今,我们都要勇敢一点。」
  当我抬头看去,母亲已坐在我的正前方,面对我将自己的双腿张的大开,一手捧着乳房搓弄,另一手则按在阴部上揉捻着阴蒂。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女人自慰,但万万也没想到对象竟然是自己的母亲,母亲为了要重燃我的慾火,不但要刻意的将自己的私处一览无遗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还得作出许多猥亵不堪入目的淫蕩姿态来让我欣赏。我看着母亲,紧闭着双眼,脸上流露出一副十分饥渴的神情,就连我这个亲生儿子也不免为之心动。
  一对雪白丰腴的乳房,在母亲自己的揉捻下显得处处瘀红,我甚至发觉母亲两颗状似葡萄乾的乳头正因充血而勃起,而下体也渗出一股透明的分泌物,沾满了她的指间,此刻,我已分辨不出母亲愉悦陶醉的神情究竟是为了能就我命而逼真的演出、还是不自觉的勾起了自己内心的慾望而自得其乐?
  我感到一阵的昏眩,然后是口乾舌燥、脸红心悸,我知到我即将达到抗奋的边缘,如果不是身上的这些绳索,我早就迎向前去,管她对方究竟是谁。对我而言,眼前的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充满了淫慾的肉体,我想要与她交合,将我的阳具深深插进她的花心,然后将我身上仅存的每一滴精液喷进她饥渴的腔中……
  母亲瞇着眼往我下体偷瞧,发现我的阳具竟然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又重新站了起来,一来感到惊讶,二来也有些难为情,毕竟是她用自己的肉体来引发儿子的肉慾。我想,此刻的她一定感到很矛盾,不知该为自己的媚力感到欣慰还是该为自己的淫态感到羞耻。
「小伙子,真有你的,才几分钟就又重振了雄风。妈妈也不错,瞧你自慰时那股子骚劲,要不是老子今天身体不适,非得翻你这贱货不可。这下子,可要便宜你这乖儿子了……小子,该换你上场了。」
  歹徒割断了我上的麻绳,但手上的那把蝴蝶刀却始终没离开过母亲的脖子,他威胁我,如果我有任何反抗的举动,母亲的命恐怕就难保了。我无奈的望着母亲,母亲也正用着绝望的眼神看着我,她向我点了点头,似乎在告诉我,先保住性命要紧。
  「妈……我该怎么办……?」
  「全听他的吧!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好的很,既然妈妈都帮儿子服务过了,现在换儿子孝敬母亲了。你,趴下去舔你妈的鸡巴,如果不能舔得她淫水四溢,小心你的狗命!」
  母亲坐在床沿向我招招手,并且将双腿微张,拉过我的右手就按在她阴户上那丛乱草般的阴毛上,告诉我就舔这个地方,并叫我不要嫌它髒,先保命要紧。
  「妈……妈妈的……一点都不髒……委屈你了……」
  母亲点点头,我跪在母亲的两胯当中,伸手将母亲的双腿向外掰开好让头能顺利埋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母亲私处上丛丛阴毛,一根根粗而捲曲、稀稀落落的长在两片微凸的大阴唇上,母亲的大阴唇呈黑褐色,和大腿内侧雪白的肤色有着强烈的对比,耻肉的裂缝中又向外翻出了两片薄薄的小阴唇,上头来覆着一层透明的分泌物,样子像极了蜗牛肉。
  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回这么仔细的观察女性的阴部,但此刻我的慾念却多过我的好奇心,现在的我,像饑荒中的旅人看见佳餚一般,恨不得能将它一口吞进去。
  我大着胆子伸出舌头,用舌尖在母亲的裂缝处来回的舔舐。阴部,果然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才轻轻的舔了几下,母亲就像受了电击全身发颤,我又将舌头往阴道里探了探,母亲竟发出阵阵呻吟,自己还将两腿张得更开些。
  双腿一张,阴部看得更清楚了,歹徒在一旁直嚷着它没看见,要母亲乾脆将双腿抬上床,如此一来,母亲的姿势变成的蹲姿,她用双手固定着双腿,下体自然前梃,原本紧闭的阴唇此刻却是向外微张,露出了一个指头般大小的洞穴。母亲指着自己小阴唇上方一个微凸的小点,告诉我舔那儿会让她更快流出水来。果然,在舌尖的一阵拨弄之下,母亲的爱液有如洪水决堤般永了出来,在舌头点舔舐之下,发出了「啪啦啪啦」的响声。
  「小子,你老娘将你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现在你娘的淫水可也别让她流掉喽,舔乾、吸乾它。」
  我张开大口,将母亲的整个阴部都罩在嘴里,大口大口的吸取母亲的爱液,母亲显得相当的亢奋,瞧它的神情,它似乎也忘了自己的处境,竟然将双脚夹住我的脖子,双手紧抱我的头,下体则拚命向前顶,我的脸紧贴在它的阴部上动弹不得,擦点连呼吸都有困难,最后,才在歹徒的吆喝下被分开。
  「看来你们母子的感情又增进了不少,我倒成了你们的大恩人了,哈哈!」
  我侧脸看着母亲,她始终低着头,一语不发。现在的她,倒有点像个行尸走肉,对歹徒的话言听计从,丝毫不作任何反抗,我看了有点心酸,但却又无可奈何。
  「休息够了吧?重头戏要开始了。小子,你刚刚已经舔过了你出生的地方,现在,我要你的小弟弟也进去坐坐。如此一来,你们母子就能亲上加亲了。」
  我望着母亲不置可否,母亲同时也将眼光移到我脸上,她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但却不再多说什么,彷彿就像在告诉我︰「孩子,放手做吧!」
  「妈……我……我办不到……我不能……」
  母亲用她温柔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替我拭去眼角的泪水,给了我一个温柔的微笑,也不顾我愿不愿意,逕自在床上躺了下来。
  「孩子,闭起眼,想像床上躺的是你心仪已久的女孩子,然后……然后……妈会帮你的,一切的罪过,就让妈一人承担吧!」
  此刻之前,我还是个处男,别说什么技巧了,我连从何开始都不知道,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的母亲,我该怎么办?阳具是坚挺的,床上的母亲正张开着双腿,就等着我的临幸。我的犹豫让歹徒有些不耐,他慢慢的走道床边,一把抓住母亲柔嫩的乳房,告诉我,如果我再不动手,母亲的那对美丽的乳房便会多上几条丑陋的疤痕。
  「别碰我妈,我做就是了。」
  我轻轻压在母亲身上将她抱住,母亲在我耳边小生的提醒我该怎么做,在母亲的引导下,我将她的臀部微向上托,好露出阴部以顺利交合,母亲用手引导着我的阳具来到她的密穴洞口,并自己将下身迎向上来,我的身子则向下一沉,一根粗大的阳具竟毫不费力的滑进母亲阴道中。母亲的阴道湿热而有弹性,紧紧包缚着整条肉棒,轻轻的插送几下,母亲的双腿也跟着一开一阖,巧妙的配合着我的律动。
  「孩子……仅管做你的……妈……妈妈受得了……」
  我从来不知道做爱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从我的阴茎插入母亲的小穴那一刻起,我甚至忘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正是生我育我的母亲。我想要忘情的呻吟、放肆的抽插,但我知道那是不对的,至少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能露出丝毫愉悦的神情。
  插送之间,我偷偷的望了母亲一眼,只见母亲紧闭着双目,似痛苦又似欢愉的抿着嘴角,脸部的肌肉有些纠结,很难看出她此刻的心情如何?我默默的插送着阳具,耳边只听见两人沉重的喘息声,和插送时所发出的「噗噗」响声,母亲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妈妈……你……还好吧……?」
  「我还可以……别停……当心……歹徒……对你不利……」
  适才才体验过母亲的嘴上功夫,已让我全身趐麻,现在更探进了母亲的秘密花园中,又不知比母亲的小嘴快美上几千万倍。
我越插越快,母亲也愈动愈大,她搂着我的腰,双脚在一番插送下已翘上了天,我越是忘我的狂抽猛送,母亲的呻吟就越大声,就这样,我的喘息声、母亲的呻吟、和床摇动所发出的刺耳响声,竟交织成一首美丽绚烂的性爱乐章,直到我将最后一滴滚烫的精液,浇在母亲的花心之上为止,才画上了休止符。